Instex會是國際反洗錢/反資恐的最後稻草嗎?

在國際AML/CFT的大範圍下,合作是個重要議題,但光光在伊朗這個例子就足以產生很多疑慮。今年初歐洲各國就拋出了”Instrument In Support Of Trade Exchanges”機制,簡稱INSTEX,旨在建立新的貿易清算機制,用來繞過美國的美金清算,讓國際對伊朗貿易能接近正常化。

原先伊朗遭美國制裁原因是武擴(Proliferation),精確來說就是核武器;但這個規範本就比較偏向美國本身利益,反而更像是美國在聯合國運用外交手段所為。所以2015年當伊朗簽訂「聯合全面行動計劃」(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同意限制核子發展後,歐盟當初就曾經大幅檢討對伊朗的限制作為,而許多歐系銀行曾經在此時機便將伊朗從自身制裁國家名單中去除。

畢竟伊朗也是需要正常化的貿易來協助其進一步正常化。而當初美國的立意原本就是政治考量,也只很明確地說只要檔去美金交易即可。所以以台灣來說,就曾經有”臺伊清算”的機制,讓台灣對伊朗的交易以美金計價,以利躲避美金的清算下的很多麻煩。

然而,這類的替代方案畢竟是暫時性措施,因為國際貿易的本質本來就是金流、物流、資訊流互相搭配,單純將金流的處理剝離正常管道只是治標不治本,且很有可能造成各三種「流」的關聯斷線。

進一步討論,單一貨幣作為清算基準的好處很多,其中最大關鍵反倒不是計價問題,更多的還是在把資訊串再一起;以過往國際貿易的例子來說,若用美金清算,則無論最後貿易的「長相」如何,總有一天訊息都一定會流過美國的銀行,而國際上的規管Stakeholder也只要確保在美國的AML/CFT規範夠好,幾乎就能保證美金的金流處理的洗錢/資恐疑慮風險可以控制。

所以無論是台灣的臺伊清算或INSTEX,最大的風險就是往後相關訊息再也不集中化處理,而是分散在規範強度不一機制當中,很可能造成開窗通風演變成開門迎敵。別的不說,光簡單的統計資訊就很能偏差:以往完整的貿易都經過美元,但現在廠商卻可以選擇要用INSTEX, 臺伊清算, 或其他管道,原本完整的訊息就被汙染了,進而造成有心洗錢/資恐的人利用機制做監管套利 (regulatory arbitrage)。

總之,集中化有其好處,風險管理出發的決策才會是好決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