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錢罪 罰款: 銀行的責任不只避開罰則

剛好這是我的工作的專業領域,而這次的兆豐洗錢案簽結讓我心裡隱隱不安,因為這是純粹就「法律」(Legal)來處理「法遵」(Compliance)層次的問題,但卻可能讓台灣的反洗錢技術停滯不前。我向來認為銀行業(banking)是如同「匠人」般的技術密集行業,而反洗錢領域更是需要細緻的精密處理。

兆豐案,法律定罪層次來說我想沒有問題,因為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某人、某部門蓄意提供犯罪資金洗錢的服務;然而就法遵層次,銀行被要求的卻是要提出明確的辨識、防堵、保護(detect, deter, and protect)程序,並不代表沒有直接參與洗錢就沒有問題。簡單來說,反洗錢的技術比較偏向風險控管,應該由監理單位確定流程、訓練等有無到位,而不是由法律體系判別是否證據確鑿。

所以我很擔心,一旦台灣金融業就此鬆懈,很可能不但無法符合國際標準,恐怕連海外的拓展都跨不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