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8

反洗錢與法理學: 犯罪與洗錢的自然法初探

很少有人將法理學(Jurisprudence)引入反洗錢與反資恐(AML/CFT)的討論當中,但無論任何知識領域,哲學背景都一定是需要的。最近我就正在進行一個關於反洗錢的法理學研究,希望在我們執行洗錢防制時,引入更深層的一些理論基礎。其中一個最重要的概念就是自然法,而在我的著作「洗錢防制法: 銀行業實務挑戰」中,有個有趣的案例關於捲尾猴以及牠的性交易(犯罪)行為,這會是一個好的出發點。 近代法理學領域中,自然法的討論逐漸式微,其一原因可能是訴諸宗教或道德等不太符合現代世俗社會實需,其二則是經過近代諸大哲關於法實證的熱烈討論,自然法已非顯學。然而在討論犯罪以及其衍生的洗錢、反洗錢,筆者認為自然法仍有其價值。誠然,犯罪或反洗錢之前置犯罪所關注的嚴重度(毒品、貪汙、恐攻等等)本就很容易使普通人產生望之卻步之心,所以對於未受法理學基礎訓練之普羅大眾,要求其訴諸基本直覺或道德而認定犯罪或洗錢是「壞」或「惡」並不需高深的哲學思考;雖然此種民粹式的訴求禁不起檢驗,但實況亦不能認定其沒有哲學價值,只不過當代法理學界對於縮小訴諸善惡訴求與嚴謹哲學之間的差距向來興趣不大而已。本文即嘗試再次強調此一問題意識的可能哲學解。 由於自然法已先由諸多近代哲學家駁斥,故關於犯罪的自然法,筆者欲先另闢蹊徑,從自然界的實例角度切入,並以較少人採用的眼光開展自然法的討論,以下二個案例為筆者在反洗錢教育訓練經常提出供受訓者參考者: 案例一來源為2006年,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科學家Keith Chen的一篇論文 ,他的團隊訓練智力頗高的捲尾猴 使用代幣換取食物,捲尾猴想吃某食物,科學家便索要代幣,經過行為反應強化,牠們就知道想吃哪些食物需要用幾個代幣交換。在未考慮是否理解貨幣的性質之前,這種行為在心理學充其量是行為學派的「刺激-反映」模式 ,和教寵物為了有零食可吃而做出把戲的過程相仿。然而科學家卻無意間發現某天公捲尾猴給出代幣給母捲尾猴,然後牠們發生性關係,完事後母捲尾猴拿代幣來換食物。科學家解讀此行為為性交易。 案例二則是一則新聞:一部紀錄片揭露了海豚出於「有趣」,可能故意玩弄(用嘴戳、咬)河豚,讓河豚生氣釋放出毒素後「吸毒」並因其作用獲得欣快感 。 筆者提出此二個案例的目的在於引發思想實驗,逼使筆者教育訓練課程中的受訓者思考下列幾個問題: 第一、上述二個行為是否需被介入阻止?哪個較需被阻止? 第二、若需阻止,理由是否為基於自然界的「不應有」行為? 第三、若需阻止,理由是否為其行為係屬人類介入後所「發現」的「性本惡」,所以基於不應由人類引發非人類的人類化惡行而阻止之? 第四、若需阻止,則是否仍由人類為之? 第五、判斷海豚吸毒(未有人類介入)、捲尾猴性交易(因人類引發)二者之間應被阻止是否有差異性? 據筆者逼迫受訓者做思想實驗所得出的結論大致為:原始自然界中未有人類介入下,動物所作之任何行為,均係出於其自然求生之生物本能,故人類都應視其為中性的,不應對其產生對錯或善惡之評價標籤。然而若某些行為係由人類引發,則不應視其為存在自然本性而人類僅「發現」而已,應該對其行為有對錯或善惡的「應然」考量。另外,由人類引發者,更應進一步分辨其善惡,應當為善者,可不需阻止但亦不應鼓勵;然而應當為惡者,則應該阻止。 顯見從自然界範疇過渡到人類界範疇時,吾人傾向開始援引某種人類的「本質」來對善惡對錯展開評價,即使行為主體是動物也一樣。故可知吾人並沒有在自然界與人類界畫下明確法理學界線,且該明確界線劃定自然界此邊是混沌基因本能驅動,無對錯善惡之分;人類界彼邊都只有實證觀察下的實然,且具備評判善惡對錯的基本性質。 這在探討海豚吸毒與捲尾猴性交易之間的差異便相當明確了,海豚吸毒被視為自然行為而當作笑話;捲尾猴卻因為使用了「金錢」這種高度人類智識理解下的工具,而產生某些人類需要善惡對錯評價的行為,造成捲尾猴性交易跨越在自然與人類的過渡區,所以人類會開始萌發善惡對錯評價的意識。筆者認為此「過渡區」即為自然法在解釋某些先驗道德或宗教應為時所亟欲推理之處。 除了哲學史進展歷程所提出的諸多人類道德或人類本質應然外,當代關於此一觀點的代表人物為John Finnis,他所提出最著名的嘗試為人類七種基本價值 ,包含生命、知識、娛樂、審美、社會連結、理性、宗教等,並視人類所有行為均以追求此七種基本價值為目標。當然John Finnis的理論招致許多批評,其中過於明確臚列七種基本價值就容易產生跨文化、跨國家間的歧異。本文咸認此並無損其法理學上的價值,故問題應當在討論法理學中的幾個自然法探究範疇:即究竟在尋求人類思想上的優越性來源為何(道德、宗教、人性本善、七種基本價值)?當代自然法對於此種索求讓步了哪些?讓步到了何種程度?且是否造成實然與應然的部分連結斷線?諸自然法理論是否有隱含用道德導引法律人判斷的作用 ? 因此,若不像John Finnis明確列出七種,稍微修正對於捲尾猴性交易的看法,大致可知從自然法的角度,人類確實有追求某些基本價值的本能,且此種追求並非人類在尋求法律之上的任一種優越、超越性存在,反而是一種在自然界往人類界過渡過程中的基本原則,而此些原則或許會以善惡對錯的面貌產生,也可能以「道德」的長相出現,進而對於法律人判斷對於某些行為之阻止與否產生效果。

建築公司成本結構: 以上市公司財報與竹城林口建案為例

最近正在搜尋新家,也一如往常對於建設業開始有一些研究。台灣現在房價非常高,也令我好奇建設公司的成本結構,以及是否高房價是合理的。 大致從上市公司的財報來看,成本佔營收大約60%左右,也就是說現在若我目標大約台幣1000萬的房子,其中實際建材與營造的成本大約是600萬,剩下400萬可能分給員工薪水,行銷費用等等。但從建設公司淨利率20%來看,實質上1000萬的房子,考慮經濟活動與必要成本後,實質價值大約800萬左右,餘下的200萬也是建商能夠用新案養舊案,並且撐下來的原因。 最近我在林口看了竹城佐賀 / 竹城松賀2個建案,觀察的結果大概也證明了我的想法。其中竹城松賀一間10年未使用的新房,牆壁油漆在未有人使用的情況下,已經出現油漆雞爪裂紋,地板磁磚用雨傘敲過也發現很多空心現象,俗稱”膨管”。實際看過網路的評價似乎竹城以往被觀察是建築速度過快,如今實際看過也某種程度證明建材與工法可能有瑕疵。 另外從竹城建設的官網可以看出有個有趣現象,竹城松賀2008年新成屋,直到現在仍有竹城建設建商官網上招租一樓店面,可見管理冷清,有餘屋。 另外竹城建設在林口的建案大多標榜漂亮的中庭,然而此種公設通常因為容積與建蔽率的規範,會被當作是能夠供大眾使用的空間,並非建案社區私人使用。竹城松賀就曾經因為管委會糾紛而被控告中庭的公設使用,所以事實上該中庭已經被糾正不能當作私人空間,隨意的路人都可以進入中庭和社區民眾一起使用,所以標榜中庭的竹城建案實質上與行銷話術有一定差距。 另一個在文化三路的竹城佐賀同樣也有大中庭,雖然不像竹城松賀有被糾舉問題,但實質上中庭也是應該開放公眾使用的,一旦有心人士得知相關建築法規規定,社區將無法避免被打擾。 另外竹城佐賀也有建材問題,例如我參考的一戶,雖然屋齡10年左右但已經有浴室磁磚爆裂的情形,按我看屋觀察若可視為抽樣,則竹城被抽樣有瑕疵的比率偏高。 總之,建築產業應該要是百年大計,然而建築公司享有高獲利率,若其取得獲利的方式是犧牲建築品質,那麼台灣是永遠也不會進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