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ne 2018

經營權 / 所有權 / 決策權 / 法人董事

這篇寫在公司法27條修法之前,無論修法結果為何,法人董事責任作為焦點,很難得受到大眾注目。法人董事條款主要允許法人掛人公司股東,但可以指派自然人行使權利,這點對於大型機構股東而言有千百種方便,然而對於資本主義法治上卻有千百種弊病。台灣的大企業大多認為此條修法會造成經營困難,究竟該從公司經營與所有權的哪個角度切入評論呢? 現在資本主義之下,公司的各種權利義務被區分得很詳細,各自分工也理應有節有序。所有權很明確,即是股東因為其股份對於公司的擁有,也就是最後需要對公司負責的力量,也是公司賺錢盈利理所當然的分配人。 經營權則是受股東委託,真正執行日常作業的人,這些人的職責大至總經理,小至每個基層員工,都必須要善盡良善保管人責任,接受股東的委託經營公司。 所有權和經營權的交界則非常重要,我姑且稱作決策權,大抵就是由股東選出董事 / 董事長,並經由董事會監督經營者的營運,有時也必須做一些重要決策。 台灣由於商業歷史發展因素,經營權與所有權的分界有些畸形,所以導致董事會的決策權也相對扭曲,若不趁此機會扳正,以後恐怕再難有機會。 台灣的創業家原本手握經營權,且沒有所有權的概念,而公司發展夠大,就會開始有投資銀行或金融資本家開始灌迷湯,說服企業主在資本市場上市。原本公司進入資本市場的意義在於剝離所有權和經營權,且將所有權讓出給不特定股東,然而台灣的上市卻被美化為公司夠大、夠有制度的「獎賞」,造成大老闆們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所有權(股份)已經被稀釋,仍覺得自己可以獨攬公司所有決策權。 所以當他們意識到資本市場是甚麼樣的遊戲後,便開始想方設法讓有限的股份能執行相對膨脹的決策,甚至影響經營,也就是從此時開始,董事會變成每年的兵家必爭之地,諸如公司派vs市場派的爭奪戰也連年上演。 實際上公司經營本來就與擁有權脫鉤,而董事會被付有決策成敗的最終責任,又決策是由自然人做出的;那麼公司本就不應該讓手握相同股份的股東之任一方隨意膨脹權力,所以一股一票,票票等值才是成熟資本市場的遊戲規則。 雖然這次的公司法修法多少有點因應APG反洗錢評鑑關於「實益擁有人」相關透明化規定的味道,台灣的主事者們仍應該多想想,到底我們的商業經營市場,究竟是要與國際接軌,還是一貫維持家族企業、人治色彩濃厚的不成熟模式呢?

新加坡AML/CFT概覽與金融業政策

本篇為新加坡的AML/CFT制度紀錄與研究。 新加坡政府管理洗錢與資恐風險的權責分配與台灣類似,散見Ministry of Home Affairs 、Ministry of Finance 、Monetary Authority三部門,類似於台灣的內政部、財政部、金管會;其中Ministry of Home Affairs有角色的主要原因在於新加坡的FIU與日本類似,是隸屬於警政機關的Suspicious Transaction Reporting Office負責。跨部會則由AML/CFT Steering Committee統籌,角色則類似台灣的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 National Risk Assessment, NRA 目前能找到最新一份公開的新加坡NRA為2013年版,其中撇除基本介紹,新加坡自評應關注的犯罪型態為非法借貸、詐欺、背信、貪汙、仿冒、人口販運、非法賭博;以國際標準算是比較輕微的,也大致體現新加坡治安較嚴格的實況。 適用的金融機構則比台灣多樣化一些,大致為以下幾種: 一般商銀(Commercial Banks)、投資銀行(Merchant Banks)、證券公司(Capital Markets Intermediaries)、保險(Insurance)、投顧(Financial Advisers)、信貸公司(Finance Companies)、信託公司(Trust Companies)、金錢服務商(Money Changing and Remittance Businesses)。 個案分析: 新加坡大華銀行 / United Overseas Bank, UOB UOB在1935年成立,資產規模約2000億美金,資產規模在世界排名百名上下,是新加坡第三大銀行,是與台灣國泰金控規模相當的區域型銀行。此銀行的主要風格為老式的華僑型銀行,主要價值觀為Honourable、Enterprising、United、Committed。 目前在公開資訊,UOB的對於AML/CFT僅強調Sanctions,再從財報上可以看出目前關注的焦點在money laundering, terrorist financing and sanctions;而且有個”framework”關注risk assessment, employee training, customer due […]

台灣/日本 APG 反洗錢共同評鑑比較分析

2018年底APG將會來台執行反洗錢重點,所以2018是台灣過去二年在兆豐案後的執行成效關鍵年。 這個亞太防制洗錢組織的評鑑會遵循既定的流程,原則上會完全按照FATF 40項建議的項目評估,評估結果會區分四種結論等級: 完全合規(C) / 大致合規(LC) / 部分合規(PC) / 不合規(NC)。台灣過去曾經在2007執行第二輪評鑑,日本則是在2008年做完第三輪評鑑。我認為台灣與日本在金融業背景最為相似,所以做了一份完整的比較與分析,兼做為2018年台灣APG評鑑結果的預測。 過去的分析項目以二國都被評為部分合規(PC)或不合規(NC)的項目為主。 R5 客戶盡職調查(CDD) 台灣長年被詬病的過路客與不入戶交易在這點被舉出,另外關於地址與實際國家留存不完備也被提到,這點目前時至2018年仍然未見有效解決。日本則狀況更糟,直接被點名完全沒有CDD機制可言。 這點在實質層面非常有意義,雖然我們的法律在最近都有要求在哪種時機點必需進行盡職調查,但僅止於形式書面資料,真正「了解客戶」的部分仍然非常缺乏,尤其是當天開戶的弊端仍未解決,在今年APG前來台灣評鑑時很容易被問到是否當天開戶的客人CDD是後補的盲點。 綜合以上,R5我認為第三輪仍會是部分合規(PC)。 R6 具政治影響力人物(PEP) 台 / 日二國在以往都被評定完全沒有針對具政治有響力人物的政策,這點在這十年已經有長足進步,相關法規已經完善;但空有規定,實質上台灣對於PEP仍然沒有做到有效的EDD。所以我認為R6會從不合規(NC)進步至部分合規(PC)。 R11 可疑交易監控 原本二國都被評為部分合規(PC),但由於此項目的合規程度非常困難,雖然台灣在2017年匆匆將銀行洗錢態樣上線,但因為時程過趕、上線態樣數量過多,有效性一定會被挑戰。尤其是目前法務部調查局(FIU)的可疑交易申報也尚未看見和銀行有效的資訊傳遞管道,所以我認為此項目會維持部分合規(PC)的評分。 R12 / R16 非指定金融機構 (DNFBP) 台灣目前針對非金融構實質上還是處於宣導的力度,並沒有人關心整體的完整制度如何處理,且相關跨部會協調機制也似乎還在產生中。這其實是最近FATF在關心普惠金融(Financial Inclusion)的大背景之下的重點。目前由於有點轉向關心防止洗錢或資恐的地下化,所以對於DNFBP的關注會強過於以往只看法規是否具備的程度,而是會真正開始調查DNFBP的制度有效性。 以日本僅時隔一年的報告中,用詞就已經開始轉變,提到非常多「Scope」、「Obligation」的問題。所以按此國際趨勢,我認為台灣在此項是無法脫離不合規,會維持不合規(NC)的評鑑結果。 R16則非常有趣,台灣是NC、日本是PC,會有這樣的差異主要在於二國制度面的差異。日本相對而言是個非常在意身分區別的國家,關於金融機構的分類也因為歷史因素相當明確,舉例來說光銀行、信託公司就適用不同的準法人型態,其他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等也都有相對應的壁壘分明的組織型態,甚至是半官方的公會組織。這類組織的職能往往非常強(與台灣銀行公會的鬆散度相比),也都能起到實質約束會員的效果,所以即使官方也能有信心明確以公會的自律作為與APG報告的依據。 反觀台灣大概還在爭執究竟某些行業的洗錢防制事務歸屬金管會、法務部、經濟部的問題,空有新制度,但權責不明一定會造成APG來台評鑑時挑戰。屆時也依定會上演各部會之間互踢皮球的戲碼。 所以我認為台灣在R16會維持不合規(NC)的評鑑結果。 R18 空殼銀行 這題算是某種程度的送分題,且很容易輕易過關。事實上台灣這二年對於洗錢防制的力道著墨甚深,且空殼銀行的管制並不會造成既有利益者的太大問題,所以我認為台灣此項目會進步至合規(C)。 R21 對高風險國家的特別關注 台灣及日本在這項都被評為不合規(NC),但時至今日這已經也算是送分題了,目前台灣對於高風險國家的各項機制還算完備,僅有稅務相關議題還較無定論,但由於稅務犯罪還屬未來前瞻的議題,以評鑑內涵來說關注度暫時不會那麼高,所以我認為此項有機會直接進步為合規(C)。 R24 DNFBP的法規與監管 這條比較有趣,有可以看出APG的關注重點。日本在這條被評定為部分合規(PC);台灣被評定為不合規(NC);差別卻只在於有無立法規範,所以可見能夠假設共同評鑑似乎只要確認有相關立法,就能夠被評為較高的效度。 台灣從2016-18這幾年間確實在這部分有長足進步,雖然關注度不若一般金融業,但仍有機會評定為部分合規(PC)。 R33 R34 法人 / 實益擁有人 R33項目,台灣僅被指出無機制而名列部分合規(PC);日本卻另外因為無股權登記制度、無記名股票問題二項被直接列為不合規(NC)。這很大程度必須感謝台灣經濟部的公司登記,因為此項公開資訊制度在線,讓股權的透明化在國際上的評比會被列為中上程度。這項目會維持部分合規(PC)。 R34則有點危險,很容易被雞蛋裡挑骨頭。台灣由於以外貿為主,目前多層化持股的問題仍在,尤其是OBU公司在台灣的運用方式和國際標準實在相差太多,又有個人戶OBU直接擺明是避稅使用,所以我認為R34項目會退步為NC。 R35 國際公約參與度 關於聯合國各項公約,台灣因為未參與而被列為部分合規(PC)。此條是相當冤枉的,台灣因為非聯合國會員,加上鄰國的諸多打壓,無法即時參與國際決策過程並非我國所願,相信APG對此情形相當理解,雖然應該不會直接將台灣打為不合規,但被維持列為PC是在所難免。 其他項目評鑑預期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