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October 2017

喜劇與道德的界線 買錯洗髮精的哲學反思

最近美國的單口喜劇越來越喜歡挑戰比較禁忌的議題,幾個我比較喜歡的例如Russell Peters通常拿種族開玩笑;Bill Burr通常觸及社會一些敏感議題;當然也有大師級但可惜已經過世的George Carlin對於政治、宗教等的反思也很精彩。 但Louis CK拿戀童癖開玩笑,大致就是說社會應該拿病態以外的角度看待這些心理不正常的人,卻引發喧然大波,批評者認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拿碰觸他人傷痛的事情說嘴,另一派則認為「意圖」才重要,只要出發點意圖是好的則不應過度批評。 這其實牽扯長年的哲學問題,究竟ends重要還是means重要?是結果論的目標為重,還是達成目的手段為評價的依據?這是道德或正義理論相當重要的大哉問,不只喜劇表演者,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碰到這種兩難。 大的不說,小事則很容易判斷。 假設我今天心心念念想買洗髮精,走到家樂福卻買成潤髮乳,此種情境下,任誰都很難支持所謂意圖比結果重要的說法,畢竟買錯即是錯,結果論才是依歸。 但人類一旦攤上大事,結果則因為諸多外部因素很難控制,此時單就結果評斷未免不公,那就是意圖論佔上風了。政治人物失言、工廠環保議題都經常屬於這種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