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August 2017

銀行: 合久必分 分久必合

滙豐以及一幫英國銀行被要求在2018-19前完成消金業務分拆並成立新公司,BBC專文還提到這算是2008-09金融海嘯的影響遺跡。回顧歷史,銀行業務的綜合經營在上世紀90年代達到討論的高峰,台灣也在2001年出台「金控」的模式,某種程度就是回應歐美在科技業大幅發展之下多元融資的需求。 金融海嘯過後,諸如美國FATCA、反洗錢、甚至於最近OECD的CRS逐漸成形,金融業是慢慢走向嚴格的監管,鐘擺又盪到了另一邊。 最近關於反洗錢的國際審查如火如荼進行,大概兩件事很令人不安: 1. 現金不入帳交易:似乎台灣頗多銀行接受過路客或現金不入帳戶交易,這在國際間是不能發生的,但台灣的銀行大多用客戶慣常行為帶過,金管會也沒人跳出來大力統籌阻止。 2. 客戶資料混亂:原來一般銀行普遍沒有歸戶概念,即使台灣政府戶籍制度比日本完善,有發出統一編號,但一般台灣的銀行仍接受重複出現的客戶資料,或不同產品客戶資料不同。 以上二點都足以讓國際監管機構要求台灣銀行業分拆經營,或甚至在我們的美金清算加諸更多限制。但似乎,我們的主管機關並未意識到這點,卻還只是巴著一些小東西作監管,實在令人憂心啊! BBC: HSBC profits rise as it prepares for UK ringfence

稀缺性 與 窮人思維

最近關於稀缺性造成的行為學影響有些熱度,昨天我在家樂福買東西時碰到某些有趣的消費者行為與此相符,剛好可以探討關於台灣人貪小便宜個性的另一面觀點。 如電影「露西」所述,時間一切的根本,如果暫不考慮相對論觀點時間是第四維度變數,這句話大抵意義就是「時間」是人類行為的根本,也就是說,目前為止只有時間是人類行為過程中無法控制的變數。套用Sendhil Mullainathan (Scarcity: why having too little means so much) 稀缺性的討論則可以解讀:如果某人認定某物有稀缺性,則他/她會耗費更多時間追求此物。 昨天是家樂福點數兌換Bric’s的最後一天,我們帶著15點(折算是7,500消費)可以換取一個小化妝包,現場一位女性四處在收集點數,我們排隊約20分鐘她就移路與人搭訕索求別人不需要的點數,可能已經在當場約半小時了。照理,花過多的時間追尋價值過低的物品相當不值得,因為時間若可以換算為價值,我們應該花時間創造出價值再換為貨幣、然後才來購買這樣商品,而這也是現代經濟學的基石。 所以這種行為可以有三種解釋: 1. 對她來說那30分鐘無法產生比包包價值更高的生產價值;但包包並不是太遙不可,就算產值無法達到應該也可以透過儲蓄或提取金錢的時間價值(把未來消費提前)達成,所以; 2. 那樣貨品本身對她有稀缺性,所以造成她願意花更多時間追尋,但一個小包包造成稀缺性非常不合理,所以應該加上下一點: 3. 稀缺性並不產生在商品本身,而是商品為「贈品」這個性質。 也就是說,台灣人即使賺再多錢,能買再多東西,仍然普遍感覺到生活中缺乏「免費」的東西可以消費。因此,只要任何有價商品將販賣形式轉為先買->點數->贈品的模式,應該都能賺取超額報酬。 關鍵評論:稀缺能讓人專注,但你也將為此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