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uly 2017

洗錢; 科學; 民主程序: 為何很難共存?

在金融研訓院聽取關於新的洗錢規範的講座,深深覺得果然對本國銀行才是「新」,好在我有外商的潛移默化(精神轟炸),這些對我來說都是舊觀念了。 會中從QA不難發現,很多人對於Rule Based轉為Risk Based Approach (RBA,風險基礎法)非常手足無措;但其實這是國際監理的趨勢,對不同分群客人本來就應該採用不同監控措施,銀行們會緊張的原因,從淺層到深層,我認為有三個: 1. 金融監理未跟上國際腳步:過去金管會金檢總是拿著一本規則一條一條「背」給銀行遵循,從來不問如果時空環境不同,內部控制作為有無彈性,這造成銀行們總是忙著找規則,而不是發展有效的行為模型。 2. 害怕改變:人組成的團體傾向做簡單(easy)而不有效的事,若進步的方向是simple而有效,一群人的共識通常是不做。原因是改變的風險與後果必須加乘在每個人身上,但改變的好處卻又不確定。比如大家都知道加班沒效率,但若有人質疑如果不加班工作延遲怎麼辦……解答通常都是那還是大家一起加班好了,一起努力至少努力的表相是容易被看見的。 3. 科學證據有效,但共識決會使不科學的作業模式勝出:國際上已經證明風險基礎法能更有效且更省力達成目標,但這件事本質不是創造收入,而是規避風險。雖然我們都理解只要避開某個標準差內的風險就「夠好」,但我們被教育的思考模式就是「正確解答」,總是在問:「那如果稀有事件發生誰負責?」慢慢地決策方向又會轉為條列該作的事,然後投入更多低薪資源浪費在低附加價值工作。 今天很高興金管會有官員、調查局也有檢查官開槍,打醒大家的觀念;但希望他們能撐下去!

軟體業 金融業 炸青蛙

我們常用溫水煮青蛙來描述跟不上發展腳步被自然淘汰的人或產業,最近轉職後看了越多,再回頭,就發現我若繼續待在保守的銀行,新科技的浪潮簡直就會像熱油炸青蛙了,每晚一步都是十萬火急的落後。 我進入軟體業才剛一週,其實已經發覺非常陡的learning curve了,我覺得入寶山不應空手而歸,除了好好把coding學起來之外,我的新目標應該是更熟悉IT開發的life cycle,然後作為我的know-how往下走… 雖然我也相信最近的fintech或p2p發展不至於影響傳統銀行業務太多,但事實是,我應該還算年輕,能有本錢虛擲一點時間瞭解我的敵人,等到哪天再回金融業,就更能克敵! itHOME: 放手讓年輕人推動轉型巨輪,用新創思維顛覆傳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