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匯銀行洗錢 與 資恐 — 一些觀念的釐清

money laundering correspondence banking

最近在我的新書《洗錢防制法──銀行業實務挑戰》當中關於反洗錢交易監控的問題解析當中,有一個針對通匯銀行洗錢態樣的說明礙於篇幅不盡完備,最近在與一位法令遵循的長官交流,在釐清一些觀點之後,我認為應該記錄一篇筆記作為更詳盡的補充,同時權充某種程度的勘誤。

故事還是得從2012年的經典案例開始。

2012年滙豐銀行(HSBC)因為反洗錢不力遭美國紐約金融局(NYDFS)裁罰,並進入5年的緩起訴協議(DPA),其中一項缺失便是通匯銀行的現金業務。一般台灣通匯銀行的現金會被認為是特殊業務,且真正使用「現鈔」的場合也大概不多,所以我在與國內銀行討論這條監控態樣時,大家的疑問都頗多,甚至關於過渡帳戶PTA的定義也很是疑惑,有時更很手足無措。

更詳細的說明可以看美國國土安全部「U.S. Vulnerabilities to Money Laundering, Drugs, and Terrorist Financing: HSBC Case History」中第III章「HBMX: PROVIDING U.S. ACCESS TO A HIGH RISK AFFILIATE」第E小節「Bulk Cash Movements」,其中有對此類業務有詳細介紹。

簡單摘要,HSBC的這種業務是「現鈔批發」生意,過往HSBC美國曾經有個美鈔中心(HBUS’ Global Banknotes Business)的角色,提供給金融同業或甚至是他國央行美元現鈔。此種業務雖然絕大多數是銀行經手,但很難基於這樣的連動關係直覺說明銀行對於「鈔票」這種「貨物」有甚麼超越運送以外的責任。

然而顯然美國政府並不這樣認為。

2010年HSBC美國所負責在世界各地運送的美鈔價值3000億以上,由貨運路線直接在其他銀行與聯邦儲備銀行大門口收送,而且甚至是美國聯準會的「延伸保管庫」(Extended Custodian Inventory, ECI)。本來依據相關法令這些現鈔都必須接受美國財政部「Office of the Comptroller of the Currency, OCC」對反洗錢的監管要求。

然而墨西哥從2006到2009期間的美鈔供給異常增加。但不知為何HSBC美國竟然在2006-2009年間決策停止OCC要求的監控,直到2009年才又重啟。這4年間的墨西哥美鈔業務沒有善盡管理職責。偏偏這些美鈔事後調查被證實與非法毒品有關,由有甚者,HSBC美國的運鈔紀錄甚至連運送的數量都不盡精確,遑論要有效控管了。

HSBC美國曾經作為全世界HSBC的美鈔中心,所有HSBC分支機構要調美鈔都要向美國申請,這種業務屬於「物流」與「金流」之間的分界上。台灣迄今此類調鈔業務大概是臺銀的代理央行新台幣業務,或BOA、UOB的現鈔業務比較類似,是現鈔代理行的角色。其他另有基於外幣的清算業務,例如兆豐銀行的美元清算,和這裡所指的外幣現鈔代理行角色略有不同。

總之,無論何種業務,台灣的銀行可能很難有美國HSBC那種鈔券「集散」的規模,所以通匯銀行反洗錢的相關作為也大致依循此原則,小心設計方屬適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