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檢 監理方向: 洗錢交易監控

最近銀行業都忙於2017年至2018年持續的主管機關要求與預期APG即將來台的第三輪相互評鑑,不管是銀行業或金管會都同感壓力。

而我經常被問的問題就是關於洗錢防制疑似洗錢可疑交易表徵的主管機關態度,以及應對主管機關(尤其是金檢)的策略。其實在金檢局出具的銀行業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檢查手冊就有相當明確的解釋,在附錄的53大項洗錢防制態樣就有比較明確的說明了,最重要的應該是「銀行仍應依據自身之風險評估結果與自身業務性質及規模選取適合之態樣,甚或發展更精緻之態樣」這句話。也就是說,銀行公會的「疑似洗錢交易態樣範本」充其量只是參考,比較穩妥的做法應該是依據自身對於自家銀行的風險評估,找出自家銀行客戶與交易特性相符的疑似洗錢態樣,如此才能比較精確偵測洗錢行為。

然而,由於政府的不作為以及銀行過往在法令遵循作業稽查過程中的不好經驗,雙方在缺乏溝通下,目前甫上線的銀行大多都採53大項洗錢防制態樣全部逐條架構的方式,造成銀行又走回「Rule-Based」的老路。國際上就算是規模最大的銀行,整體洗錢防制態樣也大多15-20條足夠,台灣通用53條全上實在是非常可笑的做法。

實際上這樣的作法讓我想起「縱囚論」所說的「上賊下之情,下賊上之心,上下交相賊」。雖說金管會沒有明確指明53大項洗錢防制態樣要全部逐條符合,但面對APG即將來台的第三輪相互評鑑,也不敢說銀行可以針對其風險評估做到低於53條即可,在無所適從下,銀行只能揣摩主管機關可能的方向,而最保守的作法即是依據現有「寫出來的」規範,一條一條遵守,每個人都在夢中,卻沒人敢針對正確的做法開第一槍。

台灣的金融業監理長期就被此類扭曲的架構荼毒。金管會想當然爾是政府監管機構,但銀行公會呢?銀行公會看似是代表銀行方的自律機構,但卻發布了許多規範,而該規範並沒有代表銀行經營方的利益,反而實質上變成金管會在不敢死硬律定某些規範時,代表政府作為影武者的發聲打手。

關於洗錢防制的作法是該時候跳脫這種惡性循環了!否則這種互相卸責的作業模式只會讓台灣的洗錢防制愈陷愈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