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面乳包裝、 工作賦權

上週人在菲律賓旅遊,剛好洗面乳用完了,飯店又沒有提供,所以我們就跑到街上購買,雖說找到一間雜貨店看到圖中這種小包裝的很開心,簡直是完全符合我們的需求,但不禁令我懷疑為了觀光區才出這種小包裝是否不符合經濟效益?

後來經同行友人解釋,我才知道原來這是菲律賓人常態,由於他們發薪水的頻率較高,是雙周一次,所以很可能一周購買完其他用品,剩下的金錢只夠買小包裝的盥洗用品。

這個觀點非常有趣,我仔細看了一下包裝,我們買的POND’S,1公克一包賣8披索,折合台幣大概6元;但超市看到的100克是390披索,大約270元;大概折算起來,小包裝實際單價是大包裝的1.5~2倍。

當然這與生活習慣有關,但這是否有其他層面上的啟發?

有的公司主管喜愛micro-management,再工作的方方面面都要隨時確認細節;有的主管卻強調只看結果。從「包裝社會心理」的角度看,低度賦權、高度當責的人很容易流於micro-management,因為他/她的成敗與自身影響度大,但卻又無法確保調用的資源可以有效運用,所以只能方方面面用較高的單位管理成本來達成目標。

另一面想,如果績效成敗與主管無關,但環境又容許授權,這便是工作的「天堂」假象:員工工作好像沒有壓力,但明明有件必要達成的任務,卻又因為缺乏明確績效指標而不知該將員工帶向何方。

能確保「量販」真的可以取得較低的單價,那麼便沒有必要買「零售」。管理員工時,如果能有信心賦權能取得好結果,就不必事事錙銖必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