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元區2017經濟成長兼”二十一世紀資本論”讀書心得

最近終究是買了《二十一世紀資本論》這本書,算是在潮流消退的此時趁著批評與讚揚都大致出籠,可以搭配著實是順手檢驗一下關於書中的論點。

同時歐元區2017年成長的新聞也陸續有消息,歐元區2017年經濟成長2.5%,而不只歐元區,事實上世界經濟在2017年似乎已經擺脫金融海嘯地的陰霾,非常地欣欣向榮。

《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在2014年出版,作者大概也看到後金融海嘯時代的發展趨勢,然而根據作者的說法,人類歷史上經濟正成長是罕有事件,反倒是經濟零成長才是常態。而他的「歷史」跨度頗大,從歐洲1500年代開始算起。

另一位經濟學大師凱因斯則說:長期而言,我們都死了!亦即大跨度的歷史資料在經濟學上很沒有意義;確實,要說1500年到今天的歷史常態對我們現今生活有甚麼意義大概也沒意義了,但皮凱提所提出的現象卻很值得深思。

2017歐元區有成長,但實質上從2000年至今,包含金融海嘯的時期,歐元區的成長幅度確實平均為0。根據皮凱提所提出的眾多觀念性數學式當中:資本所得占總產出 = 資本報酬率 × 資本存量比總所得倍數。以白話來說,假設我同時有薪水與房地產收租,則房產收出占我總所得比例會等於房產報酬率乘上房產總價值比上總收入的倍數。

以這個等式的自由度為2情形下,歐元區經濟增長要不就是資本所得增加,不然就是實業產出增加;以實際情形觀察,歐洲股市2017增長10%左右,按照等式計算,則大概可以得出資本存量增加幅度高過總財富存量的結論,也就是在經濟微幅改善情形下,資本家的財富更加集中,社會更加不均了。

實際情形觀察,歐洲確實在2017會問題頗多,除了難民問題,連模範生德國也開始出現關於房市失衡的報導,大概印證了書中的預測。

回歸亞洲(台灣、日本除外),由於目前大概還是持續在經濟起飛的階段,經濟大幅增長,雖然資本報酬率同比上增,但造成的貧富失衡還算不上明顯,可以說是被隱蔽的社會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