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匯兌「洗錢80億」二度聲押的邏輯與洗錢罪的討論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8/22又有一則關於地下匯兌的新聞,這次的對象是台商,而且涉案金額大約80億。以目前兩岸金流的規模以及資金無法自由匯通的狀況,這80億大概就只是塞牙縫的小錢而已。當然媒體非常懂得風向與話題的熱度,先是把此案與「洗錢」連上線,標題下得聳動不過我卻覺得整起事態有稍微暴露台灣司法體制對於洗錢案件的處理的一些缺點,所以在此紀錄一下我的一些邏輯思考的整理與討論。

首先回推時間序到前一天8/21,新聞的發展是「低調善人夫妻」涉洗錢 家中2.4億現金塞爆!法官當庭釋放」。當中提到了幾個法的違反:第一是銀行法,具體來說是第29條,說明非銀行不能收受存款和經營匯兌,否則會有刑責。所以以實體法來說,「善人夫妻」當然是因為經營地下匯兌而成為疑犯。

接下來的當庭釋放,依據的則是程序法「刑事訴訟法」第101條之後所訂的羈押原則,大概就是去判斷疑犯是不是有逃亡串證這類,不限制自由就會對後續案件發展有不利影響的因素來判斷決定要不要羈押。以8/22的新聞來說,看來法官是認定雖然「善人夫妻」有犯罪的嫌疑,但由於各種程序不足夠,所以不能押。其中一個理由相當蹊蹺:「檢警查扣的2.4億元現金目前無法認定是吳姓夫妻違反銀行法等相關犯行之所得」。

蹊蹺的點在於,當然因為銀行法這些錢無法認定,不過如果是根據洗錢防制法呢?

仔細去閱讀以及國際上對於反洗錢的精神,「洗錢」本身應該跟背後的前置犯罪脫鉤,只要處理金錢的行為符合洗錢的要件,那麼洗錢本身應該是可以獨立論罪的。

也就是說,根據銀行法當然無法確認該些金錢是跟非法匯兌相關,所以還是得等到8/23「善人夫妻」有逃亡的可能時才能聲押;但如果是依據「洗錢防制法」,他二人處理金流的行為這麼奇特,應該本身就該懷疑有違反洗錢防制法了。

其實再仔細去看洗錢防制法的規定,其中第13條:「檢察官於偵查中,有事實足認被告利用帳戶、匯款、通貨或其他支付工具犯第十四條及第十五條之罪者,得聲請該管法院指定六個月以內之期間,對該筆交易之財產為禁止提款、轉帳、付款、交付、轉讓或其他必要處分之命令」,似乎是有準程序法的精神,讓檢察官有權限能在確定犯罪定罪之前,就針對疑犯金流的處理有一些限制。

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對於洗錢與前置犯罪的分離觀念還是相當不明確,所以我又相當好奇台灣過去被洗錢防制法定罪的比例有多高?在查詢司法院的判決書之後,我發現從目前版本的洗錢防制法修正上路到今天,洗錢罪還沒有被獨立判罪的案例,大部分都還是跟隨著詐欺案被判決,且詐欺案成立但洗錢罪不成立的比例可能性非常高。

所以用後設結論觀察,似乎台灣的司法環境仍然非常傾向將前置犯罪與洗錢罪綁在一起看,還沒有比較成熟的分離的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