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不擾民反洗錢 v.s. 英國凍結疑涉洗錢留學生帳戶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很多人在問為什麼要洗錢,最近相關的洗錢新聞中,報導洗錢案例/洗錢手法過程最引人注意的是以下兩個新聞。一個是台灣政府因為擾民問題頻遭抱怨,所以訂出一系列清單統一規範所謂「常規或例行性交易」,並建議銀行可以簡化相關措施;另一個則是中國留學生在英帳戶因為涉嫌洗錢被凍結,並面臨洗錢罪(刑事罪)的風險。二國政府的態度有何差異? 我們應該如何看待便民與反洗錢之間的平衡呢?

首先台灣所謂客戶基於日常所需之交易型態例示的用意非常好,在公告的立論依據也正確,是為了要「要達簡政便民,也是落實洗錢防制的風險基礎原則,重點應放在異常交易,避免資源錯置」;然而偏偏就是這個風險基礎原則(Risk Based Approach, RBA)的落實方式非常弔詭。

我通常一再強調,RBA的實行應該是要允許不同金融機構之間,對於自身風險評估後對於不同狀況做不同作為、配置不同資源。主要原因無他,因為國際上對於洗錢防制已經從單純地「遵循」或「合規」逐漸轉向為「風險管理」。即使台灣政府訂出的10種情狀再怎麼合理,我們也不應該統一由政府出面如此地明訂。更進一步說,由於銀行處在受高度監管的環境,政府訂出10條幾乎就保證銀行不多不少,就「只」剛剛好會基於這10條設計作業模式。

這在國際洗錢防制作業中會降低有效性。試想,若有個小偷知道某社區全部的住戶都遵守朝9晚5的生活作息,而且幾乎不會有變化,那麼他一定很輕鬆寫意地挑個下午上班時間前往偷竊就好。

「統一化規範」絕對是反洗錢的大敵,又尤其政府出面訂出反洗錢相關的制式化規則一定會造成反效果,致使有心洗錢的人士只要輕鬆寫意避開這些規則即可。

再看往英國的例子。其中的重點在於「負責調查此批問題帳戶的是英國新成立的全國經濟犯罪中心(NECC),NECC的公告顯示,懷疑這些被凍結的帳戶是犯罪所得或用於犯罪目的。」的公告。顯然英國對於執法單位的預期台灣有所不同。

英國是英美法(海洋法)系國家,對於法律議題的釐清有很大工程落在判決這個步驟身上,這在反洗錢的作業是很有幫助的;也就是說這則新聞的凍結甚至在定罪之前,顯見這些留學生很有可能目前並不會得知實際的犯罪情事與可能的定罪方向,卻只知道自己是「疑似」。

這在反洗錢的風險基礎下,可以有效嚇阻將犯罪之人,因為犯罪的人會很明確知道,政府鼓勵的是針對重大犯罪的裁量(discretion),而非規則本身。

回到台灣的出發點是不擾民,這值得肯定;但不得不說所謂「不擾民」大概政治考量是高過真正的便民考量的。若真是如此,政府更應該反思要如何逐漸讓社會大眾更加認知到銀行是特許行業處理金流對社會經濟運作至關重要的事實,並且逐漸體認就算被擾,也應該是追求更好洗錢防制下的必要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