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用卡與個人信用擴張的歷史閒談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我最近小小轉行到一些信用卡詐欺相關的專案當中,雖說過去我也短暫地帶過信用卡相關的業務,但對於信用卡的歷史還是非常不熟悉。仔細想想信用卡其實是一種相當「不自然」的存在,理由在於信用卡主要是先消費、後付款,對於消費者當然是千百種方便,但是對於商家來說就必須承受信用風險,直白來說,商家當然會問:「如果消費者不付錢怎麼辦」?

所以此時金融中介就應運而生,由發卡端、收單端、消費者、商家作為不可或缺的四頭馬車,使得貨物流與金流發生的時機不同成為可能。

但由誰取得服務、誰作為支付者就是個有趣的問題,底下一張圖是1984年6月,35年前的經濟日報。

當年台灣已經有中國信託、國泰信託發行的「信託信用卡」,雖說是台灣的第一張信用卡,但充其量比較像是集點卡的性質。而真正比較像現代限用卡雛形的則是1984年開始的聯合簽帳卡,由一個統一的中介機構處理資訊流和金流的清算。

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則是當年雖然已經有如Visa的國際組織,但這裡的「聯合簽帳卡」是台灣自行充作發卡組織品牌,並沒有透過我們現在所知道的Visa或Mastercard發行。

另一個有趣的點則是手續費。當年對收單商家的手續費非常高,例如文中報導對觀光飯店的協商當中,竟然是在4.4%、4.5%之間做權衡。對比現在收單商戶手續費多在2%以下,且有些有天花板上限的現況,簡直是匪夷所思的。

既然我們說信用卡是一個不太直覺的存在,那麼接受服務端(商戶)支付高額服務費取得這個服務,不就應該代表這是一個具有競爭力的產品嗎?這不就與商業邏輯剛好相反?

撇除1980年代利率與現今相比稍高這個大環境因素,事實上信用卡的持卡人在當年都還是以高收入族群為主。所以這群人的信用卡其實是一種身分地位的象徵,所以當這些有頭有臉的人帶著信用卡消費時,若商家本身定位即是走金字塔頂端,秉持維護高端客戶關係的誘因是很難拒絕的。所以當初的信用卡收單商家除了飯店,就是一些高級洋服行。而飯店雖然也想維持高端客戶,但畢竟有些有品牌也有聯合議價空間,姿態較高所以就有如同上文報導的討價還價能力了。

統計而言,台灣信用卡有效卡數在這35年幾乎沒有減少過,然而從1995年開始,單卡平均消費急速下降,信用卡市場開始往一般大眾市場急遽擴張。最成功的例子就是台新銀行的玫瑰卡就是在1995年推出。當初耳熟能詳的「30元也能刷卡」的口號就是在這個時期左右出現。

此時對於特約商店的態度也逐漸轉變,目前應該是買方市場的時代。收單手續費多在2%以下且有上限不說,好的商家更成為銀行搶著爭取的對象,例如當年Costco聯名卡的國泰中信世紀大戰就是一個讓人津津樂道的歷史事件。

從此信用卡就進入了紅海戰場,時至今日,信用卡究竟能刷多小額早就不是重點了,反而在2000s-2010s歷經了一波贈品、紅利點數、聯名卡的大亂鬥。信用卡的金融中介特性也已經漸漸淡化,反倒轉化成純粹的消費主義象徵了。

總結而言,金融服務的成熟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幸福之處,但金融利潤的空間也越來越少,不知道下一個金融金流處理的商機會在哪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