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制裁 與 美國的反覆

制裁名單掃描是反洗錢作為的重要一環。最近美國對伊朗制裁解除後又重啟制裁的原因為何? 跟石油有無關係? 新制裁的原因與內容為何? 台灣出口伊朗為被國貿局有條件允許,目前也有「台伊清算機制」作用中,這對台灣銀行反洗錢有何影響?

時間回到2015年,伊朗在聯合國5個理事國加上德國的見證下,共同簽署了「聯合全面行動計畫」,將歷時已久的伊朗核問題初步解決。這個協議的要旨大抵就是伊朗必須逐步停止與核武器開發相關的設備製造與原料收集,並且換取國際社會對伊朗的經濟制裁得到普遍解除。

從微觀的角度來說,從2015年底至2016年,許多銀行內部因為AML/CFT要求而採取的伊朗制裁都已經解除,其中一個例子如2016年的中國輸出入銀行公告:「臺廠拓伊朗市場,輸出入銀行相挺」(http://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160511002131-260410),國貿局也在2016年6月直接公告關於伊朗的金融清算機制「銀行辦理伊朗貿易款項清算作業要點」基本上允許在特定條件下台灣廠商可以和伊朗有金流往來。

當時的背景下,雖然制裁在國內與國際間被廣泛解除,但美國的態度卻非常重要。實質上美國對於自身利益的保護往往不受國際規範約束,且通常都相當搖擺,影響所及,歐系銀行大多廣泛解除制裁,然而親美勢力都採觀望態度。例如台灣的臺伊清算就限制在歐元、日圓,就是不能涉及美金。

另一個值得觀察的重點則是同時給予其他核國家的「棒子與胡蘿蔔」。聯合全面行動計畫某種程度是給北韓當頭棒喝,告訴金氏家族「若合作則有甜頭」。

以這些背景觀察,此次美國片面退出協議就值得注意了,這可能隱含數種可能性:

  1. 北韓棄核玩真的,所以再也無需殺雞儆猴:雖然目前金正恩動作頻頻也不知真實心意,但很可能川普已經取得情資,得知北韓二次與中國會晤、一次與南韓會晤,並即將與美國談判的談判桌上拿不出籌碼,北韓國內可能真正面臨經濟崩潰,所以必須急對國際開放合作換取援助,因此伊朗的示範效果不再重要。
  2. 美國政府正為下一次經濟衰退做準備:重啟伊朗制裁影響最大的其實是歐洲與中國,川普此次也將矛頭對準歐洲,揚言若歐洲不跟著實行,則美國也會對歐洲採取行動。此舉我認為代表美國已嗅出如同2007-2009衰退般的味道,且依現行金融海嘯的後遺症,美國的利率與量化寬鬆也並未回到金融海嘯前水準,所以如果再發生一次經濟衰退,美國救市的工具已經捉襟見肘,只能從收緊對他國的貿易逆差著手。
  3. 伊朗的石油生意會影響美國利益所以美國重啟制裁:總的來說美國就算沒有面臨如同金融海嘯般危機,也至少有相當幅度的衰退,以此而論能夠在此時壓抑其他能源出口國或許是短期的振興良方。制裁伊朗可以讓國際社會增加美國出口原油的採購,也能順勢推高油價。

總結而論,美國的搖擺不定或許不是未經大腦的意氣用事,反而是最符合美國利益的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