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與台灣AML/CFT法令制度比較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linkedin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在我的專書《洗錢防制法:銀行業實務挑戰》中第二章有一張關於台灣與國際關於反洗錢/反資恐(AML/CFT)的法令與規範架構圖。然而我最近在多個場合逐漸有許多問我與中國大陸法令接軌的需求。畢竟中國大陸與台灣的商業往來相當密切,台灣也有需多金融業在中國中國大陸設點,所以一個完整的洗錢防制/資恐防制法令與規範對照的比較與整理是必要的。

*為求參照精確,中國的法律名稱皆保留原本簡體字*

最高層級的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

這在中國是對比台灣的《洗錢防制法》的基本法律,主要規範了受洗錢規範的主客體與責任,也有定義相關違失的罰則;其中我認為比較重要的差異點在「前置犯罪」的說明。台灣的法律大多有成文法風格,在《洗錢防制法》第三條定義「最輕本刑為六月以上」、「刑法第xx條」、「證券交易法第xx條」等明確條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只有稍微就立法做目的的陳述:「掩飾、隱瞞毒品犯罪、黑社會性質的組織犯罪、恐怖活動犯罪、走私犯罪、貪污賄賂犯罪、破壞金融管理秩序犯罪、金融詐騙犯罪等」,則比較接近FATF的RBA「舉例」模式。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則獨立記載了部分洗錢犯罪的刑罰,例如第191條。這在法學上有廣義刑法和狹義刑法的差別,有興趣的可以另外參照相關法學論述。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

這對比台灣是《資恐防制法》但在內容則剛好與洗錢法律與中國的對比相反。台灣的《資恐防制法》很明確是對應國際關於AML/CFT的要求,實務執行面以規範制裁為主,對於恐怖活動本身沒有太多著墨。中國就比較有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在恐怖主義與恐怖活動下了相當明確的定義,並且規範的主體也相較台灣大,台灣大抵仍將責任放在金融業本身,而中國則將防制恐怖主義的責任擴大到國家整體安全,並不僅強調牽涉金流的「資助」而已。

國家層級的法律大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恐怖主义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部分)》,另外中央也有發布若干命令與解釋,也都是在實務操作上不能忽略的重點,例如中國與台灣最大不同的P2P借貸或電子支付相關業務,很大程度就必須需參照《个人存款账户实名制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這在台灣幾乎是屬於發展停滯的項目,所以必須視作二地比較的重點參考。

主管機關監理規範

《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

接下來對比台灣的監理授權規範,主要是《銀行業及其他經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指定之金融機構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內部控制與稽核制度實施辦法》、《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二個,對比中國則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即是台灣所稱中央銀行)發布的《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對於反洗錢相關的保密、內稽內控、身分識別、SAR申報等做出規範。兩岸的差別會在於監理的角色。中國的職權主管機關是中國人民銀行,接受申報的機關是獨立的FIU「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而台灣則是由金管會監理,中央銀行並不太著手參與反洗錢工作,另外台灣則是由法務部調查局兼作FIU功能。

台灣的兩個《辦法》差別則在於依據洗錢防制法本身的授權來源不同,其內容大致與國際要求有所接軌。

同樣地,由於中國的金融業與台灣制度面有所差異,所以相關衍生的監理規範也會有所不同,當然針對行業別的規範是基本款,例如《金融机构客户身份识别和客户身份资料及交易记录保存管理办法》、《证券期货业反洗钱工作实施办法》、《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等即是不同業別的或業務流程的細節規範。另外同樣值得注意便是由人民銀行發布的《支付机构反洗钱和反恐怖融资管理办法》,規範的主體是依據《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取得「支付業務許可證」的非金融機構,這是與台灣最大的不同。

這部辦法相當鉅細靡遺地規範支付業的相關規範,從客戶身分識別方法、紀錄保存、SAR申報、監理要求等等都已經看得出來相當成熟。這根基於歷史文化因素,支付業務已經是在中國相當成熟的產業,規管與監理也已經有名目的依循,這在台灣目前還是處於互踢皮球的狀態,以至於類似Cherry Pay這種監理沙盒和檢調方向不同調的狀況才會發生。

自律規範或細則規定

再往下到類似台灣銀行公會《銀行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注意事項範本》,則對應的規範性文件較多且雜,但同樣由於狀況不同,台灣在公會規範才訂定出所謂的「53種疑似洗錢態樣」,在中國則是並沒有明確地態樣列表,而是在上一層次的主觀機關授權規範當中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列出幾項原則:「金融機構應當制定本機構的交易監測標準,並對其有效性負責。交易監測標準包括並不限於客戶的身份、行為,交易的資金來源、金額、頻率、流向、性質等存在異常的情形」

再往下才有一些細節性的通告或解釋文件,例如《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代理国际汇款业务反洗钱工作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明确可疑交易报告制度有关执行问题的通知》、《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证券期货业和保险业金融机构严格执行反洗钱规定防范洗钱风险的通知》等等諸多「通知」在各類細節的作業流程有所討論。

總結而言,中國與台灣對比的規範層次整理如下圖: